号称陆战之王的坦克在它面前也要发怵,看到它只能乖乖绕道-陆战之王 全集介绍- 陆战之王剧情介绍

号称陆战之王的坦克在它面前也要发怵,看到它只能乖乖绕道-陆战之王 全集介绍

剧情介绍 影视资讯 暂无评论

号称陆战之王的坦克在它面前也要发怵,看到它只能乖乖绕道-陆战之王 全集介绍

<a href=/juzhao/ target=_blank class=infotextkey>剧照</a>

陆战之王 写给哥哥--心愿 16:03 经典诵读: 作者:王金健 朗诵/心愿/编辑/制作/心愿 人到了五十岁步入知命之年,经历了太多的悲欢离合,送走了身边很多的亲人,看透了人世间的生离死别,心 磨练的坚强,自以为遇到伤悲不会再轻易落下眼泪。但,昨天傍晚接到妻子从老家打来的心便一阵颤抖,担心的事还是来了。 夜深了,我无法入眠,思前想后,往事历历在目,去世的几个堂哥在脑海里轮换出现、模样清晰。逝者已去,唯留思念。我常常想念逝去的哥哥们,锥戳心窝般的疼令我热泪长流。 我们家族在村子里是大家族,堂兄弟二十一人,按年龄排行,我是老幺,最小的二十一弟,排行最大的长我三十五岁,去世已经好多年了。哥哥们平日里唤我:小兄弟!嫂子们也愿意这样叫,这是因为我最小和他们年龄相差又悬殊。他们乐意这样叫,我也乐意他们这样喊,兄弟之间很是亲近。 用母亲生前的话来说,老了,老了,结了个大瓜。母亲一生共育六个孩子,我有两个哥哥,三个姐姐。天下父母偏向小儿,这也是做父母的共性,父母对我很是袒护,兄弟姐妹更是事事让着、宠着,这也就纵容了我的坏脾气,常常拿他们的疼爱当特权在他们面前无理取闹。现在想来,对年少时的任性很后悔,哥哥们却一如既往把我看做当年那个任性的小兄弟,说来真是惭愧啊! 妻子四大爷家的大哥不行了,人已经穿上了寿衣,喘着一口气怕是难撑到天明。我怀疑妻子的话有些夸大,一星期前我回家看望过他,脸色虽然差,坐在椅子上和我聊了不少,他说这几天瘦了十几斤,我安慰他有钱难买老来瘦,他说活着已经没有价值了,生病花了三十多万,我说钱是身外之物,没有了再赚,况且孩子们生意做的好,这点钱不算什么,你只管养好身子就行。临走他送我到大门口,我说出来走走吧,别在屋里呆,该怎么着还怎么着,你又不是那想不开的人。我怀疑妻子的话有些夸大,一星期前我回家看望过他,脸色虽然差,坐在椅子上和我聊了不少,他说这几天瘦了十几斤,我安慰他有钱难买老来瘦,他说活着已经没有价值了,生病花了三十多万,我说钱是身外之物,没有了再赚,况且孩子们生意做的好,这点钱不算什么,你只管养好身子就行。临走他送我到大门口,我说出来走走吧,别在屋里呆,该怎么着还怎么着,你又不是那想不开的人。一个小时后妻子再次打来说今晚回不来明天一早回来吧,大哥走了。轻轻的一句话,震得我一趔趄,心跳骤然加速,大哥走了?!咋就去得这么急!兄弟之间这就作别,再也听不到他喊我那一句小兄弟了! 眼泪簌簌落下,唯思念成永恒。 思念一旦撕开口子,情感就开始泛滥,思念愈强烈,逝去的那些哥哥越发走进了心里,天堂在思念中拉开帷幔,7他们的音容笑貌如以前一样逼真,粗衣布鞋,憨憨地笑着,眼睛里透着关怀。 堂兄弟二十一人,这些年去世了七个,大哥、二哥、三哥、六哥、七哥、二十哥以及我一奶同胞的哥哥。他们在天堂里没有伤痛没有疾病,没有忧愁没有困苦,虎虎生风,笑容满面,棒得如年轻时候一样,走路带着风。 我的亲哥离开我七年了,在这七年里我一直以为他还活着,也许他自己也这么认为吧。在他昏迷前的一刻,我给他喂水,他很痛苦地把头轻微动一下,意识里对我说不喝。我端着一小匙水打湿他的嘴唇,对他说,没什么大不了的,喝下这一口水病就好了,孩子现在上大学,等他毕业结婚你还要哄孙子哩,还有好多好多事要等着你去做哩!哥哥的眼珠似乎在动,努力地想张开,却分明有两滴泪水在他眼角滑了下来。 当我再次把小匙贴在他嘴边的时候,他微微张口,几滴水滑进嘴里。我心里一酸,泪水夺框,肆意长流。我明白哥哥在这生命的最后一刻依然坚持,多想再睁开眼看一看眼前的小兄弟啊。 侄子撕心裂肺的哭喊,哥哥撒手人寰,兄弟之情,父子之恩,从此再难相续,再难相续!人间和天堂多了更多思念,泪水冲不掉心中永远的痛。 侄子从心底迸发出一句:爸爸!一路走好。撕开了我的软肋,喊碎了我的心。我悲痛着仰天呼唤,哥哥!哥哥!天堂里一路走好啊!我长声哭泣,涕泗滂沱。 父亲去世的早,定格在了我十六岁那年,长兄如父,所有的堂哥成了我心里的依靠,他们在我心中活得像树,一棵棵大树,永远屹立着替我挡风遮雨。 记得小时候,哥哥到琴口出付,有天带回来两个白白的馒头,递给我一个说,你吃吧,我们在工地天天吃这样的白馒头。我吃完又毫不客气地把另一个如狼吃肉一样吞下去,我说,家里一年也吃不上几回白馒头,你明天多捎几个回来,哥哥笑了笑说,工地上尽管吃,我就给你带两个,谁让你不干活哩。我恨恨地去找母亲埋怨哥哥,母亲抚摸着我的头说,傻孩子,这是因为你哥哥在工地出力大,奖励的两个馒头,舍不得吃带回来给你的啊!我霎时懵了,我不知道那一天哥哥是怎么撑下来的,那可是推了一天的土啊,那一车车的土得付出多大的力!这是用血汗换来的两个馒头啊!我不懂哥哥为什么这样做,我愤愤地对他说,我一点不稀罕你带回来的馒头,一点也不稀罕,再带回来我给你扔了,扔进河里去。 七哥和第二十哥是亲兄弟,年富力强的时候,在一年里突然地相继离去,他们的离去给了我们堂兄弟很大的打击,从此我们闭口不提,只怕那脆弱的情感再次溃堤,复原的伤疤会被再次划开,流血的心痛得让人难以忍受、难以忍受。 第二天一早,我便开车匆匆地往回赶,潍坊到家二百里,一个月中因为这样的事和那样的事我都回家两三次,在工地和村子之间来回跑,一头系着xì责任,一头绑着亲情。 我匆匆去了大哥家,堂屋成了灵堂,屋里横放着棺材,大哥躺在里坦诚地面对人生中的困惑,积极地处理生活中的琐碎。眼前总会有一片属于你的“柳暗花明”。这就是生活,这就是岁月。慢慢的去品尝生活的滋味,品质的走过这岁月的归程
陆战之王愿岁月长存,青春不老
陆战之王《陆战之王》车水马龙流光溢彩•东西快速路——2019年05月03日,拍摄于青岛。歌曲妈妈的吻_甜甜的妈-未知 02:22 《陆战之王》,作词:付林,作曲:谷建芬,首唱程琳,收录于1980年音乐专辑《陆战之王》 孟郊 萱草生堂阶,游子行天涯。 慈亲倚堂门,不见萱草花。 《陆战之王》 王冕 灿灿萱草花,罗生北堂下。 南风吹其心,摇摇为谁吐? 慈母倚门情,游子行路苦。 甘旨日以疏,音问日以阻。 举头望云林,愧听慧鸟语。 佚名凯风自南,吹彼棘心。棘心夭夭,母氏劬劳。凯风自南,吹彼棘薪。母氏圣善,我无令人。爰有寒痊?在浚之下。有子七人,母氏劳苦。睍睆黄鸟,载好其音。有子七人,莫慰母心。 呵,母亲 现代 · 舒婷 你苍白的指尖理着我的双鬓 我禁不住象儿时一样 紧紧拉住你的衣襟 呵,母亲 为了留住你渐渐隐去的身影 虽然晨曦已把梦剪成烟缕 我还是久久不敢睁开眼睛 我依旧珍藏着那鲜红的围巾 生怕浣洗会使它 失去你特有的温馨 呵,母亲 岁月的流水不也同样无情 生怕记忆也一样退色呵 我怎敢轻易打开它的画屏 高尔基说:母爱是世间最伟大的力量,没有无私的,自我牺牲的母爱的帮助,孩子的心灵将是一片荒漠。 的确!母爱是凛冽寒冬里的一束和煦暖阳,母爱是炎炎夏日中的一缕清风凉爽,母爱是干涸心田时的一汪涓涓清泉,母爱是仿徨迷茫时的一盞指路明灯,母爱是踽踽独行时的一道绚丽曙光,母爱是孤独无依时的一轮皎皎月亮
陆战之王 在那遥远的小山村  小呀小山村  我那亲爱的妈妈  已白发鬓鬓 过去的时光 难忘怀  难忘怀  妈妈曾给我多少吻  多少吻 吻干我脸上的泪花  温暖我那幼小的心  妈妈的吻 甜蜜的吻  叫我思念到如今   遥望家乡的小山村  小呀小山村  我那可爱的小燕子  可回了家门 吻干她那思儿的泪花  安抚她那孤独的心  女儿的吻 纯洁的吻  愿妈妈得欢欣  女儿的吻 纯洁的吻  愿妈妈得欢欣高清视频面,棺材前的小桌上燃着一柱清香,点着一盏小豆油灯,一幅大哥黑白遗像立在桌上,笑容可掬。我一下跪倒匍匐在地,放声大哭,长跪不起。 人活着的时候忙忙碌碌,干不完的活,黑夜当白天使,人死了,卸下所有的挂心事,日子也就积攒起来,天堂里不再有日月轮回。 我拿起一张烧纸在豆油灯上点燃,投进瓦盆里,袅袅的纸灰黑蝴蝶般飘飘上升伴着哥哥的灵魂一同远去。 逝去的大哥,你们生前人前人后的忙碌,我这小兄弟却没有为你们做过什么。死后,我亲手一铲土一铲土把你埋葬,你在地下,我在地上,从此再不相见。天地悠悠,人去成空,给我们活着的弟兄留下无尽的思念,仰望苍穹,泪水横流。我怀念逝去的哥哥们,你们永远活在我的思念中,愿你们在九泉之下安息,永享安宁,来世有缘让我再做你们的小兄弟。2019.5.14夜 潍坊市临朐县米山溜湾头河人 朗诵简介:心愿,辽宁铁岭人,喜欢朗诵艺术,通过学习朗诵来丰富自己的业余文化生活,在诵读中提高自己,鞭策自己,武装自己,用真情去诠释每一篇作品,在感动自己的同时也希望给您带去快乐。高清视频 剧情

转载请注明:陆战之王电视剧全集【1-52集大结局】- 陆战之王全集免费在线观看 » 号称陆战之王的坦克在它面前也要发怵,看到它只能乖乖绕道-陆战之王 全集介绍

喜欢 ()or分享